您的位置: 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平台资讯 >

借贷宝负面新闻?借钱放贷不可取

2019-01-17 14:07

  1个月前的12月21日,凤凰WEMONEY所在的一个微信群里出现一段视频,视频显示,有数十名维权用户试图冲进借贷宝办公楼,玻璃门已经粉碎,现场混乱;而在另一张图片中,部分人员被警车带走。

  最终,围攻行动平息。

  “撑不住了,只能先退回去。”从宁夏赶来参与此次维权行动的陈林告诉凤凰WEMONEY,他们掌握着少数借贷宝员工陷入债务漩涡的材料,并将之视作向借贷宝施压的武器。

  “他们不断攻击借贷宝,最终目的就是让平台为用户自主借贷产生的债务兜底。即便逾期问题涉及公司员工,我们也不可能破坏规则,改变打破刚兑的底线。” 李辰晖向凤凰WEMONEY强调,在这个问题上妥协的话,不是保护用户权益,而是损害其他所有正常用户的利益,而且违背网贷政策。

  平台改革带来新冲击

  借贷宝主打“熟人借贷”,宣传“直投熟人,更高明”,倡导用户进行自风控。用户注册之后,会自动关联自己的手机通讯录,通讯录好友之间可以事先约定借款数额和利息,然后通过借贷宝平台发起和完成借款,平台不参与用户交易,但会不断提示“不熟不借”。

  自2015年6月上线以来,借贷宝实名注册用户达1.35亿,累计撮合交易超过千亿元。漂亮的成绩背后,借贷宝也遭受不少质疑,包括推广模式、风控逻辑、逾期管理费、赚利差功能等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近年来,网贷平台跑路现象不断,政策监管日渐趋紧。2016年8月24日,银监会等四部委联合出台了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》,进一步明确网贷机构的“信息中介”定位,并且还提出借款人在单个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能超过20万元等具体要求,整改期限为一年。

  对此,2016年底,借贷宝下线赚利差功能,且下调用户可借入额度至20万元,随后还宣布新版协议中不再向逾期债务人收取逾期管理费或催收费,只向逾期超过7天的债务人收取应还本息5%的交易服务费。

  “这既是为了使平台更加符合网贷新政要求,也是对早期粗放式发展适度调整。” 李辰晖告诉凤凰WEMONEY。

  然而,在维权用户看来,借贷宝的此次整改,却是用户集中逾期的催化剂。大幅降低借款额度、关闭赚利差,让原来的一些“大户”借入的口子收窄,周转困难以致“被动逾期”;逾期管理费的下调,对于已卷入债务漩涡的用户来说,也是杯水车薪。

  陈林告诉凤凰WEMONEY,在借贷宝下调额度,取消“赚利差”功能后,他的资金链就完全断了。无法借入更多的资金,就意味着另一个“窟窿”无法填补。借出去的钱收不回来,自己向别人借的钱却相继到期。陈林称,自己已经负债近百万元。

  陈林的遭遇在维权群体中具有一定代表性,他们把责任归结为借贷宝最初的错误。“如果不是因为之前的错误,为什么要整改?”陈林要求借贷宝道歉并赔偿损失。

  “这样的逻辑让我们很无奈。发展初期较高的额度,还有赚利差功能,并没有违反任何法律和政策规定,而且确实满足了一部分用户的借款需求。之后平台从加强风险控制的角度出发,在整改期内做出调整,并不是对过往的彻底否定,也不该成为赔偿用户损失的理由。”一位借贷宝员工告诉凤凰WEMONEY。

  他把这种纠纷与滴滴做类比,“网约车新政要求在北京开车就得‘京牌京户’,外地司机刚刚贷款买新车准备到北京挣钱,现在开不了了,难道要找滴滴公司维权索赔吗?”

  内部员工深陷逾期

  当陈林等人在借贷宝周围高喊维权口号,陷入债务漩涡的借贷宝子公司员工罗岚,正向借贷宝高层申诉,希望解决她的债务问题。

  自去年借贷宝平台出现集中逾期现象后,罗岚资金链断裂,负债金额达到750万元(未包含逾期管理费)。在“维权”人员编制的材料里,罗岚被他们列入最悲催用户。

  罗岚陷入债务漩涡的原因和维权用户如出一辙,也是因为忽略杠杆风险,进行“低借高贷”操作。此外,罗岚与她投资了几百万的借款人,并没有见过面。

  “我是想通过低息借入、高息借出多挣利息,但没想到遇到一个大骗子。”罗岚透露称,一开始是因为有同事在中间做担保,她才把自己和家人的钱借给一位据称是在东北从事小贷业务、很有资金实力的人。但万万没想到,这位在网上跟她频繁交易和沟通的人突然跑路,再也联系不上。

  凤凰WEMONEY了解到,罗岚累计帮助此人在借贷宝平台筹集资金超过900万元。一开始只是用自有资金出借给此人,收益可观;后来又以“有靠谱投资渠道”为由向周围的同事、朋友融资,转手出借给此人;超过平台额度限制之后,她开始操作家人的账号借钱。

  罗岚陆续将300万元通过签订平台协议借给了此人,另外600余万元则是通过转账功能,直接打入了他的账户,没有合同凭证。

  凤凰WEMONEY联系到一位经常使用借贷宝放款的民间借贷人士,据其介绍,这种刻意绕过平台正常出借流程的操作,通常伴随着私下收取押金或返利(平台有24%的年利率限制,这样操作可以获得更高利息)。罗岚没有否认向借款人收返利,但称这些返利只是计入借出资金,并未实际到账。

  “宣传时说风控、催收很给力,到头来便宜了骗子,钱也催不回来。”罗岚深深地叹了口气,认为是平台让她落入如此境地。

  而在借贷宝看来,少量用户把平台提供的催收服务,恶意曲解为刚性兑付和兜底,大量借入后,肆意向不熟悉的人高息放贷,甚至绕开平台交易规则,采用线下“返利”的方式进行风险交易,放款实际利率远超借贷宝平台的限制,是导致“债台高筑”的核心原因。

  借贷宝:平台不该沦为背锅侠

  根据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》第三条第二款:借款人与出借人遵循借贷自愿、诚实守信、责任自负、风险自担的原则承担借贷风险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承担客观、真实、全面、及时进行信息披露的责任,不承担借贷违约风险。

  “平台和用户最好都各自承担一部分责任,用户错在贪婪,把借贷宝当成了生钱的工具,而平台错在没有管控好用户的行为和贪欲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维权用户在电话中告诉凤凰WEMONEY,他其实也知道要借贷宝对用户的损失全部负责并不现实。

  对于借贷宝而言,不愿意在打破刚兑问题上有任何松口,除了其一直以来的“信息中介”定位,还有更加现实的理由,“如果平台为用户之间的自主借贷承担违约风险,一定会导致恶意套利,也就是借贷双方串通,做大交易金额,然后故意不还造成违约,从而骗取平台资金。” 李辰晖认为,“平台不该沦为背锅侠,要平台承担或变相承担借贷风险,于理于法都绝无可能。”

  至于怎样帮助维权用户化解债务问题,李辰晖则表示,平台仍在尽力帮助债权人维护债权,比如协助催收、诉讼等,对于有确实困难的会针对性优先处理。但也确实存在困难,比如有些债权人,在不熟悉债务人的情况下,贸然出借。这就给平台协助催收、诉讼带来了极大困难。如果债权人不能提供债务人的联系方式、准确地址,催收难以展开,诉讼材料也难以送达。

  北京丰友律师事务所胡秋明律师向凤凰WEMONEY表示,主打社交金融的借贷宝本质上是一个服务民间借贷市场的合同工具,维权用户“借东贷西”的做法本身并不可取。此外,由于很多交易行为绕开了平台,想要平台解决债权问题,恐怕还是应该回归到法律范畴上来。

编辑:借贷宝
相关新闻
借贷宝版权所有

网站地址 联系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